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人工智能5:0击败F

发布时间:2020-09-10 03:08   来源:

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21日报道,美国空军的模拟空战中,AI(人工智能)击败了顶尖的F-16战斗机飞行教员。

通过多个直播渠道,全球有近万人观看了这一对抗

美国国防部高级计划研究局(DARPA)称,其已经于8月20日结束了F-16飞行员与AI进行的“阿尔法狗斗”(模拟飞行对抗竞赛)。直观结果是,人输给了机器——这位代号为“ Banger”的美国空军F-16战斗机飞行员,在五次模拟混战中全部输给了基于苍鹭系统公司(Heron system)开发的AI“飞行员”。

人类飞行员在模拟机上参与对抗

对抗,在相对平等的人工框架下

Heron AI的开发起源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苍鹭系统公司开发了一系列由AI驱动的自主系统和多系统模式空战“飞行员”,并从各种AI系统飞行员中“胜出”——在与真人飞行员对战之前,Heron AI已经与一些大公司的AI系统进行了对战竞争,并且一一打败对方。战败方包括来自极光飞行科学公司、EpiSys 科学公司、佐治亚理工研究院、洛克希德 · 马丁公司、Perspecta 实验室等多个机构的AI系统。正因为这样出色的战绩,Heron AI赢得了这次与F-16飞行员对战的机会。

0934392910287291.png

此次对战中有一些特殊设定:双方对战仅仅采用机炮模式,机炮开火距离只有500米左右,并没有采用目前主流的近距格斗导弹或者中距空空导弹。而且AI和人类飞行员一样,都采用相同的机动性设置,人类飞行员在模拟机上并没有设置过载功能,所以不会带来任何的身体负担,双方在这个意义上完全拉平,对人类飞行员来说是一次极大的照顾。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飞行员就“占了便宜”:对抗框架中,AI拥有全方位视野,能在任何时候发现人类驾驶的战斗机;而人类驾驶战斗机则需要考虑现实的传感器限制,无法看到地板下面或者后面等飞机结构遮挡的场景,这对人类飞行员来说是极大的不公平,但是也比较符合实际,真实的F-16战斗机就是这样的。 参与此次对抗的F-16飞行员说,这次阿尔法狗斗让他开始信服AI算法。

特别是它们所展示的精细的运动。在没有人类训练环境的规则和约束的情况下,AI的操纵优势很明显,可以发挥其更精细的瞄准技术。

在五个回合中,尽管AI在不断学习,但人类飞行员也在学习:随着回合的增加,他在对抗AI方面做得更好。在与AI的第五盘比赛中,人类飞行员采用了新方法:模仿Heron AI所做的事情。

990934416017670718.png

第四盘对抗

在第三盘和第四盘中,我专注于最大化发挥我的优势,但还是犯了一个对方可以利用的错误。在第五盘中,我尝试模仿AI所做的事情。我带着AI战斗机爬升,让两架飞机之间的距离最小。虽然我从中并不能直接获益,但这样可以逼迫它出错。

AI,新的对手与同盟

这不是AI在比赛中首次击败人类战斗机飞行员。在2016年的一次演示对抗中,被称为Alpha的AI就击败了经验丰富的人类战斗机教员。

但是,这次的DARPA模拟意义更重大一些:因为它在高度结构化的框架中使各种AI飞行员相互竞争,只有胜者才能与人类竞争。而且这次模拟对抗,AI显示出了精确的控制能力,和快速的反应能力,这给了世界航空界巨大震撼——未来,人类与AI的关系也许将更为复杂。 

此次人机对抗试验的主要动机主要是为了建立美空军对这项技术的信任。美军“空中作战进化”(ACE)项目负责人丹尼尔·贾福塞(Daniel Javorsek)表示,人工智能的价值在于它能够迷惑敌人:

我们越是让AI的外观和行为表现得像智能创造性实体,就越会给我们的对手带来麻烦。但如果不经验证,我想战斗机飞行员也不会信任一个完全在模拟环境里训练出来的AI 伙伴。

990934407714048599.jpg

在直播现场,贾福塞(左)解释了美空军对AI系统未来的部署

按照ACE的项目预期,将AI空战系统转换为无人驾驶飞机可能需要十多年的时间。

此外,ACE计划中的更远期目标还包括:让AI从“局部战斗自主权”,进步到能够自主组织涉及两架或更多无人驾驶飞机和小型编队参与的团队战术。贾福塞说:

我们希望,我们能够通过多机操作行为将我们学到的东西扩展到更全球化的环境中。

警惕,被工具“反噬”!

人机联动,是目前国际主流且前沿的防务技术潮流。已经有军事家预言,AI技术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会带来机器人士兵与人类并肩作战,未来战争将以机器人或无人化武器为主进行战斗,由此展开世界各国竞相研制智能无人化武器的新一轮竞赛或者说新一轮军事变革——谁拥有智能高精尖技术,谁就赢得未来战争主动。

如:美国五角大楼已经发出一项标价1100万美元的合同,以组建具有人类和机器人协同作战能力的“联合兵种班”。有媒体报道称,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首次以建制形式投入机器人部队,并在首次作战中一战成名,20分钟阵地攻坚战中就一举攻下俄军士兵难以攻下的高地,取得零伤亡毙敌77人战绩。

2018年5月9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举行胜利日阅兵式,庆祝二战胜利73周年。图为一辆卡车载着无人地面作战车辆Uran-9

但未来,关于“信任”也许要涉及到更广泛的领域—— 科幻电影《绝密飞行》讲述两名顶尖出色的飞行员接到了一项秘密任务:训练他们的新伙伴“铁蛋”。出人意料的是,“铁蛋”竟然是一架全智能的无人驾驶飞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它训练成为锋利的尖刀。在完成一次飞行任务后,“铁蛋”意外被闪电击中,“铁蛋”因此拥有了情感了自主性。在随后的任务中,总部对当时情况进行考虑后打算放弃任务,岂料“铁蛋”突然飞离编队,将钻地炸弹投入了敌人的核武器库,造成一场前所未有的核灾难。据此,总部意识到这样一个智能杀人机器必须立即被摧毁,否则会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灾难。聪明的“铁蛋”获悉总部将采取行动摧毁它后,于是一场人机追逐战展开了,人类飞行员完全不是它对手……

《绝密飞行》海报

可以预测,AI在“深度学习”上的速度、对大数据的处理速度已经得到实践检验,并不断运用于军事领域,使军事指挥员正在把越来越多的指挥权、决策权交给人工智能新算法。当机器人智能大脑向人类智慧大脑逐渐演进,必将日益突破人们的军事想象力边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马斯克的“AI威胁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即将在全球展开的新一轮智能技术竞赛,必将促进机器人深度学习、深度思维、深度思考、深度判断,届时,“终结者”时代会真的到来。

伊隆·马斯克认为,AI将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也许这一担忧有点远,但眼下,AI被误用的可能性极高。英国《明星日报》报道称,人工智能将构成危险的两种最有可能的情况:

机器想要获得权力或是类似的东西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黑客和恐怖分子恶意使用,或是有人明确控制机器来执行此类任务。

关于自主型杀手机器人,也存在程序错误等原因导致误伤误袭或扩散至恐怖分子手中或自主判断做出人类意想不到的敌对行为或决定攻击作战时抑制力下降等……

0934408144143303.png

为了防止可能到来的AI失控,让人机和谐共处,国际社会应尽快出台有关智能技术研发、运用的法律法规,确保人工智能安全、可靠、可控,使人工智能运用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限制智能机器人将来发展带来的各种风险,防患于未然。


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21日报道,美国空军的模拟空战中,AI(人工智能)击败了顶尖的F-16战斗机飞行教员。

通过多个直播渠道,全球有近万人观看了这一对抗

美国国防部高级计划研究局(DARPA)称,其已经于8月20日结束了F-16飞行员与AI进行的“阿尔法狗斗”(模拟飞行对抗竞赛)。直观结果是,人输给了机器——这位代号为“ Banger”的美国空军F-16战斗机飞行员,在五次模拟混战中全部输给了基于苍鹭系统公司(Heron system)开发的AI“飞行员”。

人类飞行员在模拟机上参与对抗

对抗,在相对平等的人工框架下

Heron AI的开发起源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苍鹭系统公司开发了一系列由AI驱动的自主系统和多系统模式空战“飞行员”,并从各种AI系统飞行员中“胜出”——在与真人飞行员对战之前,Heron AI已经与一些大公司的AI系统进行了对战竞争,并且一一打败对方。战败方包括来自极光飞行科学公司、EpiSys 科学公司、佐治亚理工研究院、洛克希德 · 马丁公司、Perspecta 实验室等多个机构的AI系统。正因为这样出色的战绩,Heron AI赢得了这次与F-16飞行员对战的机会。

0934392910287291.png

此次对战中有一些特殊设定:双方对战仅仅采用机炮模式,机炮开火距离只有500米左右,并没有采用目前主流的近距格斗导弹或者中距空空导弹。而且AI和人类飞行员一样,都采用相同的机动性设置,人类飞行员在模拟机上并没有设置过载功能,所以不会带来任何的身体负担,双方在这个意义上完全拉平,对人类飞行员来说是一次极大的照顾。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飞行员就“占了便宜”:对抗框架中,AI拥有全方位视野,能在任何时候发现人类驾驶的战斗机;而人类驾驶战斗机则需要考虑现实的传感器限制,无法看到地板下面或者后面等飞机结构遮挡的场景,这对人类飞行员来说是极大的不公平,但是也比较符合实际,真实的F-16战斗机就是这样的。 参与此次对抗的F-16飞行员说,这次阿尔法狗斗让他开始信服AI算法。

特别是它们所展示的精细的运动。在没有人类训练环境的规则和约束的情况下,AI的操纵优势很明显,可以发挥其更精细的瞄准技术。

在五个回合中,尽管AI在不断学习,但人类飞行员也在学习:随着回合的增加,他在对抗AI方面做得更好。在与AI的第五盘比赛中,人类飞行员采用了新方法:模仿Heron AI所做的事情。

990934416017670718.png

第四盘对抗

在第三盘和第四盘中,我专注于最大化发挥我的优势,但还是犯了一个对方可以利用的错误。在第五盘中,我尝试模仿AI所做的事情。我带着AI战斗机爬升,让两架飞机之间的距离最小。虽然我从中并不能直接获益,但这样可以逼迫它出错。

AI,新的对手与同盟

这不是AI在比赛中首次击败人类战斗机飞行员。在2016年的一次演示对抗中,被称为Alpha的AI就击败了经验丰富的人类战斗机教员。

但是,这次的DARPA模拟意义更重大一些:因为它在高度结构化的框架中使各种AI飞行员相互竞争,只有胜者才能与人类竞争。而且这次模拟对抗,AI显示出了精确的控制能力,和快速的反应能力,这给了世界航空界巨大震撼——未来,人类与AI的关系也许将更为复杂。 

此次人机对抗试验的主要动机主要是为了建立美空军对这项技术的信任。美军“空中作战进化”(ACE)项目负责人丹尼尔·贾福塞(Daniel Javorsek)表示,人工智能的价值在于它能够迷惑敌人:

我们越是让AI的外观和行为表现得像智能创造性实体,就越会给我们的对手带来麻烦。但如果不经验证,我想战斗机飞行员也不会信任一个完全在模拟环境里训练出来的AI 伙伴。

990934407714048599.jpg

在直播现场,贾福塞(左)解释了美空军对AI系统未来的部署

按照ACE的项目预期,将AI空战系统转换为无人驾驶飞机可能需要十多年的时间。

此外,ACE计划中的更远期目标还包括:让AI从“局部战斗自主权”,进步到能够自主组织涉及两架或更多无人驾驶飞机和小型编队参与的团队战术。贾福塞说:

我们希望,我们能够通过多机操作行为将我们学到的东西扩展到更全球化的环境中。

警惕,被工具“反噬”!

人机联动,是目前国际主流且前沿的防务技术潮流。已经有军事家预言,AI技术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会带来机器人士兵与人类并肩作战,未来战争将以机器人或无人化武器为主进行战斗,由此展开世界各国竞相研制智能无人化武器的新一轮竞赛或者说新一轮军事变革——谁拥有智能高精尖技术,谁就赢得未来战争主动。

如:美国五角大楼已经发出一项标价1100万美元的合同,以组建具有人类和机器人协同作战能力的“联合兵种班”。有媒体报道称,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首次以建制形式投入机器人部队,并在首次作战中一战成名,20分钟阵地攻坚战中就一举攻下俄军士兵难以攻下的高地,取得零伤亡毙敌77人战绩。

2018年5月9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举行胜利日阅兵式,庆祝二战胜利73周年。图为一辆卡车载着无人地面作战车辆Uran-9

但未来,关于“信任”也许要涉及到更广泛的领域—— 科幻电影《绝密飞行》讲述两名顶尖出色的飞行员接到了一项秘密任务:训练他们的新伙伴“铁蛋”。出人意料的是,“铁蛋”竟然是一架全智能的无人驾驶飞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它训练成为锋利的尖刀。在完成一次飞行任务后,“铁蛋”意外被闪电击中,“铁蛋”因此拥有了情感了自主性。在随后的任务中,总部对当时情况进行考虑后打算放弃任务,岂料“铁蛋”突然飞离编队,将钻地炸弹投入了敌人的核武器库,造成一场前所未有的核灾难。据此,总部意识到这样一个智能杀人机器必须立即被摧毁,否则会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灾难。聪明的“铁蛋”获悉总部将采取行动摧毁它后,于是一场人机追逐战展开了,人类飞行员完全不是它对手……

《绝密飞行》海报

可以预测,AI在“深度学习”上的速度、对大数据的处理速度已经得到实践检验,并不断运用于军事领域,使军事指挥员正在把越来越多的指挥权、决策权交给人工智能新算法。当机器人智能大脑向人类智慧大脑逐渐演进,必将日益突破人们的军事想象力边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马斯克的“AI威胁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即将在全球展开的新一轮智能技术竞赛,必将促进机器人深度学习、深度思维、深度思考、深度判断,届时,“终结者”时代会真的到来。

伊隆·马斯克认为,AI将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也许这一担忧有点远,但眼下,AI被误用的可能性极高。英国《明星日报》报道称,人工智能将构成危险的两种最有可能的情况:

机器想要获得权力或是类似的东西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黑客和恐怖分子恶意使用,或是有人明确控制机器来执行此类任务。

关于自主型杀手机器人,也存在程序错误等原因导致误伤误袭或扩散至恐怖分子手中或自主判断做出人类意想不到的敌对行为或决定攻击作战时抑制力下降等……

0934408144143303.png

为了防止可能到来的AI失控,让人机和谐共处,国际社会应尽快出台有关智能技术研发、运用的法律法规,确保人工智能安全、可靠、可控,使人工智能运用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限制智能机器人将来发展带来的各种风险,防患于未然。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上一篇:朝鲜正在努力提高导弹武器进攻能力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